整体租赁为高校青年教师住房难破题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7 23:16

  “2011年我和女朋友筹备结婚,她的家人看到我仍然住在单身宿舍,皱起了眉头,三番五次要我买房,我当时哪有这个能力呀!”讲起两年前的窘境,复旦大学青年教师黎春仁现在还记忆犹新。面对上海日益高涨的房价,像黎春仁这样的青年教师只能望“房”兴叹。

  据了解,现在高校大部分青年教师收入不高,又不符合申请廉租房与经济适用房的条件,作为“夹心层”,住房成为了令他们头疼的问题。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2014年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 “当前,青年教师住房存在困难,要主动协调学校与当地政府、社会,因地制宜,努力加以解决。”如何解决“青椒”们的住房问题成为摆在很多学校面前的难题。

  从2002年开始,复旦通过改造筒子楼及购买、租借等多种途径,筹措了一部分集体宿舍和少量的成套教师公寓,租赁给年轻的教职员工,与此同时,通过住房货币化补贴给予青年教职工经济支持。这些举措,在一定时期内缓解了青年教师的住房困难。

  “但近年来新教师和引进人才普遍学历高、年龄大,大部分教师进校时就已成家,需要居住成套公寓,而我们学校的房源大部分是单身公寓,因此成套房源供不应求,早已进入轮候排队状态。”复旦大学总务处住房管理办公室的张涵超老师说。同时,商品房价格连居高位,在学校公寓过渡5-6年后,有些青年教师仍然存在买房困难,增加了教师公寓周转的难度。“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理位置,枫林校区的教师公寓就更紧张了。”张涵超说。

  房子让很多优秀人才望而生畏,成为学校发展的新阻碍。“有时候我们要引进一位非常优秀的人才,前期各种工作都已经沟通好了,但临到最后,还是卡在住房上了。”2011年底,复旦大学在全校开展“深入基层大走访大调研”,在调研中很多院系负责人跟学校反映住房问题成为学校引进优秀人才的阻碍。

  一方面年轻人才“无房可住”,另一方面却面临着有房难分的现象。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提出:我国将重点发展公共租赁住房,逐步使其成为保障性住房的主体。上海市于2011年年底推出的首批两个市统筹公租房项目申请日期一再延长,各区受理公租房申请总量仅约2000户,相对5100套供应房源而言,实际签约率更低。新建成的公租房如何分配成为上海市政府面临的新问题。

  “由于地段不好,出门缺乏直接的公交工具,商业配套不足,购物和生活上有困难。同时,门槛太严、租金过高,导致公租房出现了热建不热租、叫好不叫座的情况。” 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陈杰教授告诉记者,除此之外,陈杰还有另外的担忧,“虽然公租房确实起到托底保障的作用,但代价是低收入边缘化人群的集中聚居,形成了严重的贫民窟现象,进而因为与其他收入人群产生居住割裂、大规模边缘化效应,产生自我循环的贫困陷阱,造成持续的、难以根除的严重社会问题”。

  针对这种情况,教师住房的刚性需求与上海市积极探索住房保障相关制度的努力不谋而合。复旦大学与上海市教委、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等多方协调,创新形成“学校整体租赁、教师申请租住、政府学校补贴”的高校人才住房保障机制。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对记者说:“国家和上海市政府允许我们整体租赁公租房,一方面切实改善了民生,另一方面也起到了集聚人才的作用。”

  2011年12月,上海市首批公租房正式发布,分别是位于徐汇区的华泾馨宁公寓和位于杨浦区的新江湾尚景园。其中尚景园与复旦大学新江湾校区仅一墙之隔,对于复旦来说具有极大的地理优越性。不久,复旦大学总务处住房办就开始为全校青年教师办理公租房的集中申请工作。两个月后,首批申请审核结果出来,有37人通过审核。黎春仁也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将来复旦大学江湾校区会承载大量的理科、工程技术学科的科研任务和研究生教学任务,教师对住房的需求量会比较大,所以我们提早谋篇布局,就把尚景园租赁下来的,有点抢占先机的意思,不想错过这个发展机会。”杨玉良说。为此,2012年5月,经学校教代会主席团扩大会议和校长办公会议(党政联席会议)审议通过后,学校确定了首批整体租赁600套尚景园公租房的战略决策。

  为了更好地落实公租房整体租赁政策,复旦大学也召集了多次教职工座谈会,积极制定相应的申请门槛和补贴方案,并在校教代会主席团扩大会议上进行了关于尚景园公租房申请及租房补贴相关政策的介绍。

  经过调研,复旦大学公布了在编教职工申请尚景园公租房的条件:申请人需符合上海市公共租赁住房的申请条件,或者满足学历为博士或职称为副教授以上,未享受过福利分房且在上海市区无自有住房的条件。在租金方面,学校确定入住教师最多可在6年内享受公租房租金50%的优惠政策。

  “那段时间真的是压力非常大,要向市房地局打报告、向市公积金管理中心递交租房协议、向市教委申请补贴政策,还要制定本校的准入政策与申请流程。”张涵超跟记者讲起起那段日子,我们经过多方面努力,力争在准入条件、整体租赁费用、政府补贴等各方面为学校和青年教师争取利益。

  “最大的阻碍还在于老师观念的转变,很多老师还是计划经济的思维,他们更愿意住学校的房子”主管副校长许征告诉记者,面对老师的观望和疑虑,学校并没有放弃,而是通过校内补贴和延长租住时限的政策杠杆,通过不断完善周围的设施配套来打消老师们的疑虑,“面对很多已经成家和即将成家的年轻老师,学校并没有甩包袱,而是下力气来给老师解除后顾之忧。”

  黎春仁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我租的两室一厅一个月房租是2690元,学校补贴一半,自己只需要交1345元就可以了,相比于租周围其他的房子便宜了两三千元,光这一项就帮我省了很大一部分开销。”有了经济账,再加上交通和配套设施的不断完善,公租房已经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况。“现在很多老师已经开始排队了”黎春仁庆幸自己申请得早。

  由于公租房申请到审核过程一般需要两个月左右,再加上新小区周边配套设施还有待完善,不少青年教师刚开始时还在观望中。“我们申请公租房要到杨浦区交材料,等审核出来差不多需要两个月,时间太久了。”理科青年教师小宋从公租房推出就开始关注,但就是觉得麻烦并且审核时间太长。

  “当时周围设施不健全,吃饭都找不到饭馆,交通也不方便,导致入住率不高。”黎春仁经历了尚景园刚开始时的落寞。在青年教师陆续入住尚景园后,大家反映最多的就是交通问题,这也是上海几处公租房遇到的最大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和校长杨玉良到尚景园做了考察,与已入住的青年教师进行深入交流。考察过后,学校简化申请手续,只要老师材料齐全即随时选房。学校还多次向上海市和杨浦区呼吁,希望尽快将交通配套到位。2012年10月,上海市首条为公租房配套的公交线路在新江湾城开通,从尚景园到地铁10号线新江湾城站的距离,缩短到15分钟左右。

  为了方便教师上课,学校也对江湾校区往返邯郸校区的班车进行了调整,除了部分车次改用载客量更高的公交巴士,校区间班车也从每天来回10个班次增加到每天来回18个班次,极大改善了居住在尚景园的青年教师的出行困难。校车的调整还考虑到了青年教师子女上学问题,增加了早高峰班次,7点半到8点之间从新江湾校区密集发出三个班次,并且在靠近尚景园的5号校门设立了候车点。

  2013年8月,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尚景园菜场开业,有效缓解了尚景园公租房小区及附近居民“买菜难”的问题。一家老小都住在尚景园的陈老师说:“现在买菜终于不用再跑那么远了,老人家出门买菜连马路都不用过,我就更放心了。”

  据了解,随着复旦大学各校区的整体规划出台,教师公寓也开始进行腾挪工作,到2013年下半年,短短一年时间,首批租赁的600套尚景园公租房已经全部住满。为了更好地配合校区规划工作,解决教师的住房问题,2013年底复旦大学又整体租赁了第二批尚景园公租房。

  “我们首先会积极配合好市里、区里做好有关租赁工作,最大限度地实现惠民目标。我们也正在积极努力地与杨浦区、宝山区沟通,争取尽快在周边开设新的小学和幼儿园乃至其他一些生活设施。这么做,不仅对学校师生有利,也会带动周边居民小区的发展,长远考虑,可能5年、10年后,新江湾地区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居住区。”校长杨玉良对未来的发展满怀信心。

  黎春仁对现在的情况非常满意,他告诉中国教育报记者说:“我现在住的是68平方米的两室一厅,房间中配备了热水器、空调、煤气灶等日常用品,基本上可以拎包入住,女朋友家人来看过后就不再说什么了,我们也于2012年完成了爱情长跑,步入婚姻殿堂。”

  随着教师的入住,尚景园的人气也逐渐旺了起来。刚申请搬进来不多久的小王一家告诉记者:“这里的价格优势并不明显,我们申请搬进来只是感觉到周围住的都是大学教师,素质比较高,文化氛围比较好。”

  “复旦大学进行了有益的尝试,这个探索推广开来起来既能够解决青年教师的住房问题,又防止保障房被人为割裂和居住固态化。高校青年教师的入住,让公租房社区出现更加多元的文化,是一举两得的事情。”陈杰说。